低油價給全球能源格局帶來新變數

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部分產油國增產影響,國際油價振蕩加劇并呈下跌趨勢。僅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國際油價就累計下跌超過50%。在美國的干預下沙特和俄羅斯間的石油“價格戰”或將偃旗息鼓,但疫情造成的石油供應過剩仍難逆轉。當前,全球石油行業正面臨史上最大幅度需求下滑,隨之而來的持續低油價在沖擊金融市場的同時,也對全球能源市場格局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當前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累計超過100萬例。為控制疫情,多國采取禁足措施,鼓勵民眾居家辦公、減少出行,大量航空公司因客流下降削減航班甚至全部停飛。這使得自3月開始全球航空燃油和汽車用油需求驟降,而這一下降趨勢目前來看仍將持續。國際能源署(IEA)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石油需求或將每天減少2000萬桶,降幅達20%。這意味著,即使在美國的干涉下,俄羅斯與沙特重回減產談判桌可能也無法對低迷的油價力挽狂瀾。凱投宏觀分析認為,只要需求繼續低迷,供應減少對提高價格無濟于事。該機構估算表明,迄今宣布的減產措施將無法防止2020年油市的供過于求的局面。

 

供需失衡下,今年的低油價已成定局,而這也將為全球能源格局帶來新變數。新世紀開始的美國頁巖氣革命,使得頁巖油成為美國原油新增產量的構成核心,助推美國原油產量節節攀升。從2008年到2018年,10年間頁巖油使得美國原油產量翻番。2019年美國原油產量已經超越成為世界第一,并逐步蠶食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全球能源市場份額。IEA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原油產量46億噸,美國為6.7億噸,俄羅斯為5.6億噸,沙特為5.2億噸,三國原油產量達到全球原油產量的38%。在疫情到來前,昔日能源霸主OPEC的影響力已山河日下,新崛起的世界第一大產油美國則成為供給側最強大的變量。

 

然而,持續的低油價卻為能源大國間的博弈增添了額外的不確定性。需求減弱疊加產油國“價格戰”帶來了國際油價的大幅下跌,在這場風暴中最先受傷的是那些高成本的石油生產商,首當其沖的就是美國頁巖油企業。上周,美國頁巖油生產商惠廷石油(WhitingPetroleum)向德州法院申請第11章破產保護,涉及36億美元債務及73億美元資產,成為在油價暴跌之際首家申請破產的大型上市公司,也揭開了頁巖油企業困局的冰山一角。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估算,大部分美國油氣企業的生產成本處于48美元/桶上方,以目前油價估算,絕大部分美國頁巖油企業都將無利可圖。

 

不僅如此,不同于傳統油氣,頁巖企業維持生產必須不斷鉆探新井,這需要不斷追加投資。為此,大量頁巖油企業不得不通過發行債券的方式來融資。美國能源行業企業債存量規模達8043億美元,其中97%以上是原油相關。美國能源企業債中,高收益債(BB及以下)占比達31.2%,高于整體企業債市場的21.5%,美國能源企業信用資質普遍偏差。2020年開始美國能源企業債大規模到期,其中低評級占比較大。而國際油價大跌已經影響了投資者的預期回報和支出計劃,使得頁巖公司融資困難。短期來看,很多頁巖油產商通過期貨交易鎖定高價交割的原油,暫時渡過難關,但是如果油價長期保持低位,美國能源企業債將出現大規模違約,造成中小企業的大批量倒閉。

 

相較于美國頁巖油氣居高不下的成本,沙特、俄羅斯則在生產成本上有著極大的優勢。沙特的格瓦爾油田是世界油田霸主,位于利雅得以東200公里,探明儲量達107.4億噸,年產量2.8億噸。俄羅斯的薩莫特洛爾油田則是世界第二大產量油田,位于西西伯利亞,探明儲量20.6億噸,年產量1.4億噸。得益于整裝油田的優勢,沙特、俄羅斯的原油生產成本極低。沙特平均原油生產成本僅為9美元/桶,為全球原油生產成本最低的國家。而俄羅斯油企則可以承受15美元/桶的低油價。

 

低油價下,沙特和俄羅斯可以憑借其生產成本優勢,提高原油產量,擠壓頁巖油生產商的生存空間。不過,這也將使其自身的能源出口利潤大幅縮水,這對于依賴能源出口維持財政平衡的兩國來說是一把“雙刃劍”。事實上,早在2014年沙特就曾以價格狙擊美國頁巖油企業,但最終美國油氣企業還是熬過了“寒冬”。此次卷土重來,最終的結局大概率仍是美國和沙特及俄羅斯最終回到談判桌,解決目前原油市場的供需矛盾,屆時油價也將恢復正常水平。長期而言,三國都需要合適價位的油價與市場份額,但實現這一再平衡所需的過程中存在的不確定性與復雜性將前所未見,全球能源市場的“三國殺”時代將存在更多變數。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來源:金融時報)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6044號

北京快3网上投注
0.083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