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破產!這家美國大型石油巨頭倒下了

在這場原本屬于沙特與俄羅斯的油價大戰中,美國頁巖巨頭卻“躺槍”了。

 

4月1日,惠廷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 Corp.)面對逾22億美元到期債務,正式向德克薩斯州南區破產法院申請第11章破產保護,成為了今年油價戰中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第一個犧牲品。

 

事實上,這種“犧牲”可能并非偶然事件。

 

早在3月中旬,美國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切薩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鑒于90億美元的負債以及油價暴跌的重重壓力,已經開始與債務重組顧問接洽。

 

能源研究公司Pickering Energy Partners LP預測,未來兩年時間,多達40%的美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在應對油價暴跌和冠狀病毒爆發時可能會陷入破產或困境。

 

如此來看,顛覆了世界石油格局的美國頁巖油氣生產商,正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

 

第一家美國頁巖巨頭倒下了

 

企業興衰本是稀松平常之事,但“一方霸主”的落寞難免令行業唏噓。

 

惠廷石油公司成立于1980年,是美國頁巖油氣革命的見證者和領軍企業之一。在2014年,公司以60億美元收購了競爭對手科迪亞克石油天然氣公司(Kodiak Oil & Gas Corp),成為了巴肯(Bakken)、三叉(Triks Fork)頁巖區最大的石油生產商。

 

直到目前,惠廷石油公司依然是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第二大的石油生產商。

 

公開資料顯示,惠廷石油公司掌控著北達科他州和蒙大納州(Montana)的巴肯和三叉頁巖地區最大的生產作業面積之一,并且在總部所在地——丹佛-祖爾斯堡(Denver-Julesburg Basin)盆地擁有大量資產。

 

到2019年年底,公司擁有4.854億桶石油當量的探明儲量,原油、天然氣凝析液和天然氣占比分別為55%、21%和24%。

 

年報顯示,惠廷石油公司2019年油氣產量為4580萬桶石油當量(約合623萬噸石油當量),相當于國內的中型油田產量。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擁有5021口生產井,已開發區塊和未開發區塊面積分別為82.4萬英畝和17.1萬英畝,總資產高達76.3億美元。

 

可就是這樣一家規模雄厚的石油公司,一直未從2014年那場石油危機的泥潭中脫身。

 

過去五年時間里,惠廷石油公司有四年虧損,長期處于債務纏身、盈利困難的尷尬境地。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沙特和俄羅斯的油價戰,直接壓垮了這家知名的頁巖油氣企業。

 

2019年以來,短短3個月的時間,公司股價一路下跌91%,市值降至6200萬美元,而2011年公司市值還在150億美元的高位。

 

更為致命的是,20美元附近徘徊的桶油價格,使得惠廷石油公司難以維持生計,更談不上去償還到期的高額債務。

 

鑒于此,惠廷石油公司4月1日向德克薩斯州南區破產法院申請第11章破產保護,并在其破產請愿書中列出了36億美元的債務和價值76億美元的資產。

 

目前,惠廷石油公司已與部分債權人達成原則性協議,債權人將用22億美元的債務換取重組后公司97%的股份,公司現有的股東則獲得重組后公司3%的股份。

 

惠廷石油公司表示,目前資產負債表上擁有5.85億美元的現金,將繼續正常開展業務,承擔重組期間的應盡債務,不會對其供應商、合作伙伴或員工造成重大干擾。由于有充足的流動資金,在重組期間將不需要額外融資。

 

美國頁巖油氣企業破產潮可能要來了

 

事實上,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因國際油價暴跌而破產,已不是什么新鮮事。

 

早在2014年,為削弱頁巖油市場份額以及增強市場話語權,沙特及其盟友拒絕在油價下行期間減產,加速了原油價格的暴跌。在當時的油價危機中,美國有超100家小型獨立頁巖油公司走向破產。

 

如今,國際油價暴跌的戲碼重演,而且在新冠疫情與石油價格大戰的雙重作用下,國際油價跌的更加兇猛。

 

2019年12月31日,布倫特國際原油價格還維持在68美元每桶左右,但截止3月30日,布倫特油價則下挫至23美元附近,跌幅超過66%。

 

這一價格水平,對背負沉重債務負擔的美國頁巖油氣企業而言是致命一擊。

 

能源咨詢公司Rystad Energy數據顯示,美國頁巖油公司中只有16家在生產成本低于每桶35美元的情況下,能夠繼續維持油田運營。

 

如果油價持續在當前低位運行,整個行業將無利可圖,美國油氣行業未來幾個月將面臨大量的違約風險,眾多美國頁巖公司將瀕臨破產邊緣。

 

能源服務公司JTD Energy Services首席策略師約翰-德里斯科爾(John Driscoll)在接受CNBC采訪時就曾表示,“我不想成為厄運論者,但我認為惠廷只不過是第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

 

目前來看,美國石油公司生產經營確實不太樂觀。

 

據報道,阿帕奇(Apache)、墨菲石油(Murphy Oil)、來寶能源(Noble Energy)和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等眾多油氣企業迫于形勢,陸續削減全年資本開支。切薩皮克能源公司、響尾蛇能源公司、加利福尼亞資源公司在內的數十家油氣企業更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財務危機。

 

瑞穗證券分析師Paul Sankey甚至表示,美國有超過6000家的石油勘探企業,受此次低油價沖擊,最終可能有70%的公司面臨破產。

 

 “破產潮”不代表頁巖產業崩盤

 

種種跡象顯示,美國石油生產商可能成為油價戰的最大受害者??墒?,這并不代表美國頁巖產業的繁榮就此落幕。

 

眾所周知,油田如果中斷石油生產,將大概率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后期再想復產將非常困難,甚至出現無油可采的境地。這也是當前國際油價暴跌,各國仍維持正常油氣生產的一個重要因素。

 

可是,擁有獨特地質條件的北美頁巖區卻是一個特例。與常規油田不同,北美頁巖的密度非常之高,幾乎可以立即關閉生產而不會產生不利的長期影響。

 

這一點,從石油和天然氣巨頭雪佛龍(Chevron)的投資策略也可以得到驗證。

 

3月24日,為響應當前的市場狀況,雪佛龍宣布將其2020年資本支出計劃減少40億美元,其中最大的削減就將來自美國最大的油田——位于西德克薩斯和新墨西哥州的二疊紀盆地(Permian)。

 

雪佛龍上游公司執行副總裁Jay Johnson表示,“我們專注于完成已經在建的項目,這些項目將在未來幾年啟動,同時保持我們的能力,以便在價格恢復時增加二疊紀盆地和其他地區的短周期活動?!?/span>

 

顯然,二疊紀盆地的頁巖油氣生產歸屬于短周期活動,具有較強的機動性和韌性。

 

對于石油價格戰下頁巖產業的未來,IHS Markit Ltd副主席丹尼爾·耶爾金(Daniel Yergin)接受采訪時表示:“公司破產了,但是巖石沒有破產?!?“一旦一切都擺脫了,就會有其他人開發頁巖?!?/span>

 

耶爾金進一步表示,頁巖生產商的幸存者將變得更精干,更精通技術,這意味著更低的生產成本和更高的產能,俄羅斯和沙特需要做好應對下一次油價反彈時,美國頁巖繁榮的準備。

 

或許,當油價再次觸達每桶50美元頁巖油重振的門檻,美國頁巖憑借其基礎設施、迅速復產的能力以及豐富的儲量,將繼續沖擊全球石油格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來源:石油Link)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6044號

北京快3网上投注
0.0821s